1. 您現在的位置:中華樂器網 - 樂器行業動態 - 正文
          2. “大踏步地走在灑滿陽光的音樂路上”笛壇新秀吳非

            來自:中華樂器網  發布:2013年10月18日  閱讀:
            標簽:

            竹笛

            吳非

            夏去秋來,天高云淡,秋風卷著落葉,吹散了夏日的灼熱和喧囂,為人們帶來了絲絲清涼。在這樣一個美麗寧靜的秋日夜晚,上海音樂學院賀綠汀音樂廳里飄出一陣陣悅耳動聽的笛聲:時而歡快急促,涌動著喜悅和澎湃,時而悠遠深長,攪動著思念和柔情。笛子,這有著近七千年歷史的古老樂器,承載著中國文化一脈相承的精髓:它寄托了中國古代文人墨客的惆悵和邊疆戰士的思鄉情懷,歌頌著神州大地的壯麗山水和五湖四海的動人傳說。當笛聲再次響起,這富于變化的美妙旋律出自一個上海音樂學院附中高三的男孩,吳非。今年十七歲的他跟隨著名竹笛演奏家、教育家唐俊喬老師學習竹笛多年,舉辦這場音樂會不僅是他多年刻苦習笛的檢驗與總結,更是報答和感謝栽培養育他多年的母校、老師和父母的華麗呈現。在這場意義非凡的音樂會上,笛界名家張維良、李鎮、易加義、譚炎健、榮政、陳惠龍、馬迪、王健、謝繼群、張煜、戴金生、戴樹紅,制笛專家周林生,以及院領導:蔡桂其、王建民、孫銘紅、劉英等均出席了音樂會,年逾九十三歲高齡的我國竹笛一代宗師陸春齡先生也親臨現場,給予吳非鼓勵和指導。吳非不負眾望,為到場的聽眾們帶來了一場即富有傳統文化氣息而又不失現代音樂美感的聽覺盛宴。

            笛壇新秀吳非

            師恩難報 同門情深

            音樂會上,吳非帶來了《深秋敘》、《塞上風情》、《鷓鴣飛》、《秦川情》、《走進快活嶺》、《喜報》、《幽蘭逢春》、《飛歌》等多首不同風格的樂曲,而反場的一首高難度樂曲《野蜂飛舞》更是將整個音樂會推向了高潮。在所有觀眾都以為音樂會就要結束時,吳非帶領自己的師弟師妹重新返場,演奏了俞遜發老師的作品《喜訊傳來樂開懷》,以此表達對唐俊喬老師的教育栽培之情。回憶起音樂會的成功舉辦,吳非感覺非常滿足和快樂,這不僅僅是因為更多的人了解并喜愛上了他的笛聲,更是因為唐老師和同門的兄弟姐妹們給予他的幫助和關懷。“我特別感謝唐老師和準備音樂會的整個團隊,沒有他們,就不會有這場音樂會的成功舉辦。”音樂會的準備工作復雜而又繁瑣,唐俊喬老師作為整個音樂會的總策劃人,很多事情都親力親為,不漏掉任何一個細節。吳非的師兄師姐們也參與其中:有的發放演出節目單,有的幫吳非調笛膜,還有的負責安排座位。忙碌中不失秩序,配合得非常默契。演出換場的時候,吳非剛一下臺,就有人為他遞上紙巾擦汗,這個溫暖的細節讓他特別感動。所有人為這場獨奏音樂會所付出的努力讓吳非看在眼里,記在心上。“平時他們就對我特別好,給予我無微不至的照顧,在我最需要他們的時候,他們這樣盡力地幫助我,讓我覺得特別幸福。以后他們開音樂會時我也一定盡我所能做一些事,就像他們毫無怨言地幫助我一樣。這就是我在這次音樂會中最大的收獲。”滴水之恩,當以涌泉相報。吳非的經歷告訴我們,人性中的善良和美好比藝術本身更具魅力。

            音樂會上,吳非帶來了《深秋敘》、《塞上風情》、《鷓鴣飛》、《秦川情》、《走進快活嶺》、《喜報》、《幽蘭逢春》、《飛歌》等多首不同風格的樂曲,而反場的一首高難度樂曲《野蜂飛舞》更是將整個音樂會推向了高潮。在所有觀眾都以為音樂會就要結束時,吳非帶領自己的師弟師妹重新返場,演奏了俞遜發老師的作品《喜訊傳來樂開懷》,以此表達對唐俊喬老師的教育栽培之情。回憶起音樂會的成功舉辦,吳非感覺非常滿足和快樂,這不僅僅是因為更多的人了解并喜愛上了他的笛聲,更是因為唐老師和同門的兄弟姐妹們給予他的幫助和關懷。“我特別感謝唐老師和準備音樂會的整個團隊,沒有他們,就不會有這場音樂會的成功舉辦。”音樂會的準備工作復雜而又繁瑣,唐俊喬老師作為整個音樂會的總策劃人,很多事情都親力親為,不漏掉任何一個細節。吳非的師兄師姐們也參與其中:有的發放演出節目單,有的幫吳非調笛膜,還有的負責安排座位。忙碌中不失秩序,配合得非常默契。演出換場的時候,吳非剛一下臺,就有人為他遞上紙巾擦汗,這個溫暖的細節讓他特別感動。所有人為這場獨奏音樂會所付出的努力讓吳非看在眼里,記在心上。“平時他們就對我特別好,給予我無微不至的照顧,在我最需要他們的時候,他們這樣盡力地幫助我,讓我覺得特別幸福。以后他們開音樂會時我也一定盡我所能做一些事,就像他們毫無怨言地幫助我一樣。這就是我在這次音樂會中最大的收獲。”滴水之恩,當以涌泉相報。吳非的經歷告訴我們,人性中的善良和美好比藝術本身更具魅力。

            習笛之路 勤奮同行

            吳非踏上學習竹笛的道路偶然中伴隨著些許坎坷。吳非的媽媽一直十分喜愛音樂,希望兒子能學一門樂器,爸爸卻覺得認真學好文化課,以優異的成績考上北大清華才是通向光明未來的道路。后來在上海他們結識了唐俊喬老師,聽了她的笛聲后,被唐老師獨特的藝術魅力和人格魅力征服了。吳爸爸開始對竹笛藝術產生了濃厚的興趣,認為兒子跟隨唐老師習笛就是最好的選擇。在父母的支持下,吳非也漸漸愛上了竹笛。不同于古箏、琵琶等體型較大的民族樂器,竹笛輕巧好拿,可以隨身攜帶,什么時候開心了都可以拿出來吹上一曲。剛開始學習時,吳非對自己并沒有什么信心,他覺得自己的嘴唇比較厚,吹笛子并不討巧。唐老師知道后立刻否定了他的想法,告訴他:“嘴唇厚并不是吹不好笛子的理由。無論自身條件如何,只要通過科學的教學方法和勤奮努力的練習,都是能夠達到好的水準的。”針對這個問題,唐老師給他布置了大量的吐音練習,專門用來訓練嘴唇的靈巧性。哪里需要提高就著重練習哪里,是唐老師獨特的教學方法。

            在吳非看來,唐俊喬老師亦師亦友,改變了他的人生軌跡。唐老師在專業教學上嚴厲到近乎苛刻:每練習一首新曲子都會讓他一遍遍重復,必須達到她認可的標準才能通過,不然不會讓他走。這樣近乎“魔鬼式”的訓練讓兒時頑皮的吳非時常倍感折磨。然而,正是這些一絲不茍的訓練和近乎完美的要求讓吳非在不知不覺中技藝上有了極大的提升,小小年齡就能夠演奏技術難度要求非常高的樂曲。而一旦脫離了專業教學,生活中的唐老師平易近人,和學生們像朋友一樣相處。她熱愛生活,熱愛陽光,經常帶學生們一起聚會、聚餐、唱歌,放松心情,緩解壓力。吳非笑著說:“我很信任她,什么話都愿意跟她講,她也會跟我分享很多人生的經驗和做人的道理。”

            臺上一分鐘,臺下十年功。人們看到了臺上的吳非簇擁鮮花和掌聲,卻鮮有人了解他背后為吹笛灑落的汗水。不積跬步,無以至千里;不積小流,無以成江海。雖然已經升到高三,面臨著繁重的課業壓力,吳非還是要求自己每天至少練笛6小時,周末則練8小時。在準備音樂會期間,他每天都要訓練8到10小時以上。然而,訓練的效果并不一定與訓練時間成正比,效率也是十分重要的因素。“對我來講,用心練習3小時比不用心練習8小時還有用。比如當我練習長音時,總是提醒自己注意高中低各音區的音色:低音區要飽滿,中音區要渾厚,高音區要有穿透力。練笛并不是簡單的重復,而是一邊練一邊認真聽,達不到要求就需要反復練習,直到有進步為止。”這次音樂會上吳非吹奏的那首技術難度很高的《野蜂飛舞》就是他用極慢的速度一遍遍練習的成果。在吳非看來,天才總是少數人,刻苦嚴謹的訓練才是通往高超技藝的唯一途徑。

            笛聲飛揚 快樂成長

            作為一名竹笛界的新秀,吳非的演奏水平可以說是同齡孩子中的佼佼者。展望未來,他并沒有太多絢麗的夢想,只希望能繼續跟唐老師好好學笛。他一直牢記著唐老師的教導:“吹笛子吹到最后能否有建樹,可能不只是笛子本身了,而是“人”的問題。”吹笛如做人,這簡單質樸的話蘊含著唐老師對吳非深厚的期望。優秀的演奏家能利用高超的演奏技術完整流暢地展示一首樂曲,而真正的音樂大師能讓聽眾完全沉浸在音樂的魅力中,不漏任何技術痕跡,將自我與音樂完美相融。想到這些,吳非顯得有些懊惱。年僅17歲的他還沒有太多的人生閱歷,生活中的他依舊沖動,幼稚,在唐老師眼中還是一個沒有長大的孩子。吳非明白老師的良苦用心,對自己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我以后要多讀一些書,多體會生活,爭取早日成為一個成熟的人,像我的師哥師姐們那樣,在演奏樂曲時都能有自己獨到的想法。現在的我并不完美,這正是我要不斷進步的動力。我相信自己以后會做得更好。”

            學習竹笛,吳非的想法一直都很單純。竹笛是他的專業,更是他的樂趣。每當拿起心愛的笛子,他的心里都會盈溢著滿足和踏實。吳非希望自己能夠不斷達到唐老師提出的新要求,吹得開心快樂,這就是對老師,父母最大的回報。

            生活中最大的幸福,不是獲得了多少榮譽或是頭頂著多少耀眼的光環,而是一直做著自己最喜歡的事。小小年紀的吳非已經懂得了這個道理。筆者相信,他心中希望自己具備的“成熟”一定就在不遠的明天。這個充滿朝氣,樂觀向上的大男孩正大踏步地走在灑滿陽光的成長路上。

          3. 最新樂器行業動態
            樂器行業動態評論
            加載中...
            国产综合色产在线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飞度网